玻璃棉卷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卷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降药价艰难前行

发布时间:2021-10-14 19:03:10 阅读: 来源:玻璃棉卷毡厂家

“降药价”艰难前行

“降药价”艰难前行 更新时间:2010-10-1 7:15:27   自去年9月21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开始实施,迄今已逾一周年。在这一年中,一方面降低药价的政策层出不穷,但另一方面,天价药物、药品变相涨价的消息也同样不绝于耳。  央视曾批露了利润高达1300%的天价芦笋片事件。在湖南省湘雅二医院,一瓶出厂价为15.5元的癌症辅助治疗药物芦笋片,批发价涨至30多元,而到了医院集中招标采购环节指导价涨至136元,医院再在此基础上进行50%的加价,由此十几块的药到了患者手中高达213元。一种药品从研发到患者手里,所涉部门包括药监局、发改委、物价局、各地方政府医保办等。打通这些部门,每个环节都需要钱,这些层层叠加起来的腐败成本,所形成的虚高药价。  按照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推行进度要求,至2010年底,全国各地基层医疗机构试点实施基药制度的比例要从目前的30%扩展到60%,并且实行零差率销售。但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两个目标完成恐怕有困难。  效果不明显基本药物价格面临再次降价  目前,我国药品费用占全部卫生支出比例过大,统计显示,我国药品费用大约占到了全部卫生支出的50%。而这一比例在大多数国家仅有15%40%,中国明显呈现以药养医。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曾被认为是解决看病贵的一剂良方,各界都希望借此大幅度减轻群众药物费用负担,提高公众的药品可获得性。  基本药物实行之初,国家物价主管部门曾做过初步测算,基本药物价格平均降幅约在10%左右。同时,基本药物在基层实行零差率销售,取消15%的药品加成。两者相加,群众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购买基本药物,价格上至少便宜25%。基本药物全部纳入基本医疗保障药品报销目录,报销比例明显高于非基本药物。而在基本药物制度真正实施后,有数据显示,基本药物实际零售价格全国平均降幅达到30%,部分试点地区降幅高达50%。  在2008年10月公布的医改征求意见稿中,明确了建立国家基本药物的思路:基本药物由国家实行招标定点生产或集中采购,直接配送,减少中间环节,在合理确定生产环节利润水平的基础上,统一制定零售价,确保基本药物的生产供应,保障群众基本用药。  但反对声随即响起。反对方的市场派专家认为,这种行政化的基本药物供应体制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计划经济时期的统购统销,而实践证明统购统销行不通。  9月19日,在央视财经巡讲沈阳站演讲中,卫生部政策与管理研究专家委员、国务院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试点评估专家李玲就表达了与市场派截然相反的看法:研究表明,市场化的竞争只能导致医疗费用越来越高。  但这位世界银行中国医疗卫生改革专家顾问、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也承认,医改推行一年多来,公立医院改革和药品产业链如何打通,仍是医改面临的两大难点。一方面给医疗大量投钱,另一方面鼓励医院大量赚钱,老百姓享受不到实惠。  基本药物价格管理实施一年之际,有消息称,国家发改委已经完成了基本药物最高限价与市场价的对比,结论是很多药品中标价与最高限价差距较大,矛盾比较突出。  有消息人士透露,在国家发改委最近一份内部文件中表示:部分药品的最高限价仍有空间,一方面基本药物指导价与基层采购价偏差较大,另一方面基本药物指导价对降低基层采购价动力不足。眼下基本药物价格面临再次降价,高价药和独家品种将成为降价的重点。  矫枉过正药价虚低同样存在隐患  在降价大旗的指挥下,各地政府部门的诸多举动又引发新一轮争议。从9月1日起,安徽在全国率先实现基本药物和补充药品零差率销售全覆盖,该省首次尝试在全省开展基本药物集中招标、采购、配送。除特殊药品外,当地招标的288种基本药物比国家指导价平均降低52.7%。  在安徽省第一批国家基本药物集中招标采购中标结果名单中,2片装的牛黄解毒片,中标价仅为0.1元,生产企业为四川蜀中制药有限公司。而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的最新规定,从去年10月22日起,同等规格的牛黄解毒片的零售指导价格为1元,是上述中标价的10倍。  公示信息显示,中标价极低的药品还包括该公司生产的20袋装板蓝根颗粒以及10支装藿香正气水,中标价分别为2.35元和1元,即每袋不足0.12元和每支0.1元。而国家发改委制定的同等规格的药品零售指导价分别为每袋板蓝根0.54元,每支藿香正气水0.75元,分别是中标价的4.5倍和7.5倍。  按照药典标准,根据目前市场价格水平核算的板蓝根原辅料成本都高达3.7元/包了,更不用说还要加上其他人工、水电等生产成本、税收及合理的期间费用与利润。某大型药企负责人感慨道,牛黄解毒片12片/袋仅仅1毛钱,好像让人感觉一下子回到了上世纪70年代的物价水平,价格低得太离谱了。  中国中药协会则甚至公开呼吁:药品关乎到人民的生命安全,药品价格制定要充分考虑药品最基本的成本,并给企业创新发展留出合理的利润空间,招投标不能以价格一刀切,老百姓最需要的是切实安全和有效的基本药物。  新医改一方面希望能在最大程度上减轻政府负担,另一方面又试图为广大老百姓提供切实可靠的基本医疗保障。有专家分析,但这种基本保障政府必然应有所投入,不能将压力全部转移到生产企业身上。否则,很可能伤害大批诚实厂家的积极性。  周年大考基本药物制度或面临调整  据《医药经济报》8月份的大型调查显示,实施基药制度以来,药品收入在医院收入中的比例呈现下降,基药使用量有所上升,政府财政补贴有所提高,但同时也出现了不少问题。不但基本药物生产企业正面临着来自市场份额、销售策略、经营利润等方面改变以及所产生的压力,医院也普遍希望加大补贴力度,有部分医院更是反映一些基药出现了短缺等问题。  虽然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已经出台了307个品种。但在广东、江西、浙江和河北4省接受调研的乡镇卫生院表示,品种总数依然不够;儿科、妇科和中成药品少,或者在剂型上也不科学,不能满足乡镇基层群众的用药要求;非基本药物试点医院能否使用、使用多少,政策规定尚未清晰界定,导致出现各省自行出一个标准的局面。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指出,基本药物应该定多少才能保基本,财政究竟能出多少钱、要出多少钱,中央和地方政府心里都没有底。专家指出,只有增加对基层医院的财政补助,才是唯一可行的途径。  在具体方法上,有专家建议,将基本药物零差率的财政补偿由各省负责,省、市、县共同负担的现状,调整为由中央和省级财政负责,并列入财政预算,明确补偿标准,切实保障资金及时到位,保证基本药物制度持续推进。  而由于基本药物实行零差率后,各项医疗保障基金的药品费用负担相应减轻,医保基金结余增加,应通过提高报销水平和报销限额、降低报销起付线等方式,积极探索建立医保基金对实施基本药物制度的支持补偿机制。此外,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遗留债务,应及时清理,并明确由财政专项补助逐步偿还。

廊坊治疗弱视哪家好

运城不孕不育检查

治早泄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