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卷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卷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恶魔之瞳7尸鬼族-(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42:16 阅读: 来源:玻璃棉卷毡厂家

江枫和夏琳闻声连忙回过头,只见一个穿着脏兮兮迷彩服的秃头男人立在院子门口,他那双贼溜溜的眼睛不停上下打量着江枫和夏琳。。

“我那屋子里的味儿很冲吧!我可是半个月没回家住了。”秃头男人露出发黄的牙齿笑嘻嘻的说。“我在村口碰见我二叔,他说有人来找我,是你们吧!”

“你就是黑狗?”江枫已经猜到了来人是谁。

“咱们都别站着说话了,稍等。”黑狗进了屋,把屋子所有的窗户都打开,给屋子通通风。又搬出一个碳盆和三张椅子。

“远来就是客,天马上就黑了,你们要是不嫌弃,就在我这儿将就一晚,看你们风尘仆仆的,一定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们弄些东西吃。”黑狗把炭盆里添了些柴火,生着了火,接着就朝邻居家跑去。江枫和夏琳看到黑狗对他们两个陌生人如此殷勤,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摸不透这个人究竟想干什么!只好围着暖烘烘的炭火盆烤火,温暖的炭火很快驱散了他们周身的寒气,舒服了许多。不一会儿,黑狗回来了,提着一个竹篮。

“来来,吃点东西吧!你们远道而来,想来也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不管怎样,先吃玩完饭再说事,不然你们会说我不懂待客之道。”黑狗说着把篮子里的东西端了出来,一盘切好的烙饼,一盘酱肉,还有几根剥好洗净的葱。虽然简单,不过在这样一个凄寒的冬夜,大饼酱肉不得不说是一顿美食。“吃吧!大兄弟,这是从隔壁二奶奶家讨来的,放心,没毒,我黑狗虽说名声不好,平时会干点儿小偷小摸的缺德事儿,但是伤天害理的事我可不干!”

“黑狗大哥,给你添麻烦了,这是二百元钱,你收着 ,算是我倆今晚的食宿费了。”江枫掏出钱递给黑狗,黑狗见到钱,那双贼溜溜的眼睛泛出光亮,不过他笑眯眯的推了推江枫的手,“大兄弟,你太客气了,我怎么好意思收你的钱呢!”

“收下吧!大哥,毕竟我们还有求与你呢!”江枫直接将钱塞进了黑狗的上衣口袋里。

“那我就不客气了,呵呵!”黑狗笑嘻嘻的拍了拍自己的口袋。用过晚饭,黑狗把炭火移到屋里,请江枫和夏琳到屋里坐,屋里经过通风,已经没了霉味。

“好了,大兄弟,你们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大哥,你看这个东西你还有印象么?”江枫掏出手机,手机里有一张照片,一个女孩怀里抱着一个水晶球一样的东西。

“哦!这个东西啊!知道,知道。”黑狗面露惊异的神色。

“你知道这东西的来历么?”江枫看到黑狗的反应很是高兴。

“一年前,后山山体滑坡,一个古墓被泥石流冲了出来,当时我们几个村里人去打猎,发现了古墓,本想会发大财,可扒来扒去,没有一件值钱玩意儿,都是些坛坛罐罐,我找到了那个玩意儿和一块刻着字的石板,本以为那会是个水晶球,可是请人一看根本不是,而且一看那个球我就特别恶心,尤其是球里悬浮的那颗绿绿的东西,像颗眼珠子,让人心里毛毛的,恰巧那阵子有人上村里收东西,我就三十块钱卖给了他,你们问这个东西干嘛?难道这东西真是值钱玩意儿?那我不是亏大了?”想到这儿,黑狗脸上显出焦急的神色。

“大哥,这东西值不值钱不好说,但确实是件邪门的东西,人命关天,我们一定要搞清楚这东西的来历。”江枫说。

“邪门?怪不得我一看那东西就不舒服呢!”黑狗听完江枫的话一脸不安。

“对了,那块刻着文字的石板呢?”江枫突然想起来那块石板,也许那块石板上会有相关的线索。

“哦!石板在我的床底下呢!上面的字我根本看不懂。”黑狗说着钻到床底下摸出了一块黑乎乎的东西,用毛巾擦掉上面厚厚的尘土,一些密密麻麻的阴文清晰的显现出来。

“这是…这是尸鬼文!”看到这块石板上的文字,江枫惊讶不已。

“尸鬼文?是什么文字。”夏琳听到这三个字也是一头雾水,不过看江枫的表情他应该是认识这些文字的。

“尸鬼文是云南一个古老民族尸鬼族的文字。我与我的导师专门从事各地民俗文化研究,尸鬼族的文化也有所涉猎,这个民族有着极为诡异的传统,那就是崇尚尸体,当地人死后,尸体是从不土葬的,而是将尸体处理一下,把人皮扒下来做成人皮灯笼,逢年过节都要点亮挂出来,把血肉脏器熬成肉汤,由本家族的人分食,这样死者的亡灵便会与家人常在。将骨头磨成骨粉散在自家的田地里,保佑家里五谷丰登。只把头骨精心打扮一番供于家族祠堂。这个民族很多人拥有神异之术,非常诡秘。不过现在这个民族已经基本绝迹了,后人寥寥,风俗习惯已经汉化,只有少数流传下来的史料供我们研究,不过我们这里距离云南十万八千里,怎么会有尸鬼族的东西呢!”

“好可怕的民族啊!”夏琳听完江枫的叙述,不由感慨说。“是啊!确实很可怕,让人不禁想起阎罗殿。”黑狗也瞪着惊异的眼睛附和说。

“那这石板上都写了些什么内容?”夏琳问。

“我想我应该能看得懂,你们稍等一下,我把尸鬼文翻译一下。”江枫仔仔细细的读了起来。他的眉头逐渐皱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长叹一口气,说:“我读完了,我想我已经知道这个鬼东西是什么玩意儿了。”

“是什么东西啊?”夏琳和黑狗异口同声的问。黑狗也被江枫渊博的知识所折服,他没想到自己从老坟堆里扒出来的东西居然蕴藏着那么大的秘密。

“我来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江枫放下石板,凑近炭火烤了烤手,开始讲起来!

重庆混凝土吊装喷浆机组操作高效简便

徐州气体收集PE打孔管厂家价格波动

东莞企石五金塑胶今日报价

漯河风电基础大弯头达到压力要求

东莞企石废料收购站

清溪废电缆高价收购

无菌车间秦皇岛百级千级万级无尘室

线盒自动打眼机浙江接线盒自动冲孔机厂家定制

蓝牌的中型鲜奶运输冷冻车

鹤壁CPVC电力管专业制造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