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卷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卷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金融风险倒逼改革提速局部地区利率市场化受阻

发布时间:2020-03-26 18:22:41 阅读: 来源:玻璃棉卷毡厂家

金融危机冲击过后,在调控政策下,国内金融资源分配不均的矛盾日益突出,金融系统性风险隐患倒逼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接受《经济参考报(微博)》记者采访的代表委员和专家认为,目前国有金融机构对金融市场的垄断尚未打破,金融改革在利率市场化和金融行业对民资开放等方面,都有很大的突破空间。

症结

金融资源分配不均推升风险

随着民间借贷危机爆发,以及银行业务“表内”向“表外”转移的意愿增强,在金融行业混业经营加速的大趋势下,其系统性风险备受关注。

5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底线。引导金融机构稳健经营,加强对局部和区域性风险以及金融机构表外业务风险的监管,提高金融支持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

不少业内专家认为,当前,金融资源分配不均是导致小企业融资难的主要因素。正因为金融市场层次较为单一,即便M2(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速保持在13%左右,资金对实体经济的渗透和支持能力也比较薄弱。

相关调查数据显示,制造业中小企业占中小企业总量的90%以上,能从银行正规金融渠道获得贷款的仅占10%,80%以上依靠自筹资金或民间借贷解决。

全国工商联在提交的大会发言中指出,当前,以村镇银行为主的中长期金融服务体系,以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为主的短期金融服务平台,以农村资金互助社为主的临时金融服务渠道正在兴起。虽然民间资本数额巨大、动态活跃,但总体上,民间资本对农村金融市场的参与度仍然不深、影响力依然有限。尤其是在经济欠发达地区,新型农村金融机构依然“少而弱”,尚未打破国有商业银行对农村金融市场的垄断,而与农民需求相配套的服务体系又严重滞后。

“鼓励民资进入垄断行业,落实起来还不是那么容易。比如金融领域,政策要求村镇银行的发起人或者出资人,至少要有一家银行业金融机构,最大股东或唯一股东必须是银行,持股比例也有要求,这个规定意味着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办村镇银行,必须依附于商业银行。”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温州市市长陈金彪说。

试水

局部地区利率市场化受阻

中国国际金融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指出,“中国经济增长很快但结构严重失衡。中国的投资在不断增加,消费根本不能迎合投资的增长。这样发展下去只有两个结果,首先效率很低,投资不产生资本;第二是靠着出口,投资不是为了消费。这种现象是不可持续的。利率市场化对提高经济效益、改变过度依赖投资的增长模式会起到作用。”

“目前,影子银行活动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契机。影子银行之所以快速膨胀,就是和利率的管制有关,需要把对影子银行、理财产品以及信托产品的监管、调整和利率的调整结合起来。经过调整,有些地下金融就能阳光化,利率也可以达到更加合理的水平,使得价格不那么扭曲。”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2012年中,央行扩大了存贷款利率上下浮动区间,这被视为“试水”利率市场化的重要一步。不过,去年,浙江温州、珠三角地区、福建泉州陆续成为3个国家级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后,在当地出台的金改细则中,均未提及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措施。

在民间金融活跃的温州地区,对于利率市场化,陈金彪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利率市场化在温州金改原有的方案里面有,但最终没有被正式纳入细则。实际上,利率市场化并不像其他政策一样适合在一个地区先行先试。一旦在温州推出,可能对温州比较好,但是会给其他地区带来比较大的冲击。因为,全国的资金可能都将涌向温州,导致区域之间不平衡。所以,这一政策需要从全国顶层设计来考虑,温州利率市场化还有待时机。”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表示,当前市场充分竞争机制还不完善,一些金融机构的产权机构也还不够清晰,在此情况下,利率市场化要实现突破就比较困难。

不过,易纲也指出,“利率市场化对农村金融、中小企业融资等都有好处。目前,中国利率市场化有了很大的进步,一方面存款上限有所上浮,虽然浮动不多;另一方面,贷款利率下限也有一定下浮,总体而言,利率市场化要稳步推进,不能一蹴而就。”

期待

降低金融行业市场准入门槛

有分析人士认为,民间金融改革的目标,是要把以下两个市场分开:一个是低风险的资金市场,在这个市场,低风险的小企业可以获得资金,且融资成本合理;另一个是高风险的资金市场,正规金融机构无法满足其需要,高风险小企业仍要依赖民间融资市场。

因此,除了利率市场化,金融行业对民间资本开放也被作为金融改革的重要一环。当前,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的渠道依然狭窄、门槛高,同时风险大。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微博)称“金融行业的改革首先要改革金融准入,目前,政府对能够为中小企业服务的中小型金融机构的市场进入管理太紧,如果把市场准入条件开放,则有利于创造一个平等竞争的环境。”

余永定分析称“之所以当前地下金融、民间借贷这么多,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小企业找不到贷款。不过,大银行不肯借钱给中小企业是有道理的,因为中小企业风险大,所以,我们要设立更多的地区银行、社区银行等金融机构。利率的调整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制度建设。实际上,地区银行比起几大国有银行更加了解当地企业的信用情况,而研究民间金融如何打破国有银行垄断,是制度建设的重要方面。”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微博)在“深化体制改革,加速推进中国银行业民营化进程”的提案中建议,中央应制定计划,安排时间表,让民营控股的商业银行5年内从数量和规模上双双达到30%。其中,对“工农中建”实行一减一增,即把现有持股比例60%至80%这个区间减持到50%至60%这个区间,减持后,增发给中国优秀的大型民营企业。出售“工农中建”股权所得用来补充社保。

“推动地方政府逐步从地方性银行中退出。对144家城商行和212家农商行全面推行民营化战略,地方政府和政府平台投资从地方性银行全面退出,把相应的股权和控制权转让给当地最优秀的民营企业,彻底切断地方政府对地方银行的行政干预,将地方性银行改造成真正的民营银行。并且,推进中型股份制银行民营化进程。对现有的10家全国性国有控股股份制中型银行也要有推进民营化方案,要制定时间表,在3至5年内完成中型银行民营化进程。”董文标建议。

余永定指出,放开金融行业市场准入还包括外资金融机构。他表示,“很多人之所以对大银行不满,是因为大银行之间不存在竞争,所以,我同意把外国银行的金融活动引入国内,资本管制不放弃并不意味不进行对外开放,金融业的开放和资本流动的开放是两个概念。”

对于金融改革试点,“目前经国家批准的试验区仅为温州、珠三角、泉州三地。”全国工商联大会书面发言指出,“单个局部区域试点金融改革显然速度太慢、范围太小。试点工作应加快向内陆推进,尤其要结合西部大开发政策,在中西部地区同步试点,探索不同的改革突破点。”

早期白癜风怎么诊断西安医生告诉你

长沙得了白癜风可以吃那些蔬菜

洛阳哪里能看白癜风患者在生活中要如何自我护理